外贸信托研究院2014年度报告(4)——理财市场:不断升级,从增值、保值到传承

2015-01-08     

信托传统业务中,本源性、可持续、空间广的方向当属财富管理。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对财富管理专业服务依赖性提高,财富管理面临从受托人主动发起、以财富增值为主要目的,向委托人主动发起、以财富保值和财富传承为主要目的的方向升级。财富管理各个发展阶段的形成,既有特定的历史背景,也有行业本身的成长规律。认清我们在发展阶段中所处位置,以及对下一阶段特征的准确预判,是信托公司构筑财富管理领域面向明天的核心竞争力的必要基础。

一、 财富管理行业市场空间及发展现状

(一) 中国私人财富规模持续强劲增长

随着中国私人财富的膨胀,财富管理行业总体市场容量不断扩大。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的《2014年全球财富报告》,中国过去五年私人财富增长步伐加速,财富规模相继超越德国和日本,成为全球私人金融财富规模排名仅次于美国的国家。BCG预计,从2014年到2018年的未来五年里,中国的私人财富仍将保持快速增长态势,有望实现有史以来私人财富的最大增幅,并将继续保持第二大富裕国的地位。

(二) 中端财富管理市场成为信托公司重要挖潜点

财富管理市场总体容量急剧扩大的同时,内部格局也在发生变化。相较于以超高净值人群为代表的高端财富管理市场,以高净值人群为代表的中端市场需求旺盛,一方面,未来十年中产阶级作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对金融机构提供的全方位理财服务需求空前旺盛,进而形成一个庞大的中端财富管理市场。另一方面,中端群体财富管理意识尚薄弱,对财富管理机构的品牌忠诚度尚未建立。近年来中国经济进入减速换挡期,更是唤醒了这一群体中有识者的危机意识,使得高净值人群在追求财富保值增值的过程中越来越多地寻求和依赖专业人士的咨询与管理服务,导致中端财富管理市场规模的逆周期扩张。

相比于高端市场,中端市场服务供给较薄弱,市场开发潜力巨大,体制灵活的信托机构在中端市场机遇更多,信托公司依托自身优势,奠定自己在中端财富管理服务市场中的地位显得尤为紧迫与重要。

(三) 财富管理行业经历快速发展但服务水平亟待提升

1998年,首支证券投资基金发行,标志着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萌芽。2003年,金融理财产品规模仅占居民储蓄规模的2.6%,十年来获得快速增长,2013年理财产品规模已和居民储蓄规模相当。信托产品在理财产品中的占比从2003年的5.6%攀升至2013年的27.2%,年均复合增速高达40.7%。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14年全球财富报告》中也提到,2013年中国私人财富增长率高达49%,投资于信托产品的财富规模提高了82%,信托投资成为推动中国财富大幅增长的最重要原因。

虽然近十年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经历了体量上的快速发展,但与业务和产品规模迅速扩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理财机构的财富管理服务水平亟待提升。信托公司客户和渠道建设起步晚、基础薄弱,绝大多数公司只销售自己开发的信托产品;商业银行产品线较齐全,但多数来自代销产品,相较国际成熟的私人银行业务还很初级;第三方理财机构对外在产品依赖重,无法摆脱产品外来化的掣肘,而代销信托产品也没有得到监管和法律上的认可。总体而言,从各类财富管理主体的业务发展情况来看,中国各类财富管理主体尚处于狭义的产品销售阶段,还不能满足客户包括资产管理、债务管理、保险保障、税务筹划及遗产安排在内的整体财务需求,财富管理纵深发展的空间巨大。

二、 信托公司财富管理发展阶段

(一) 受托人主动发起,以财富增值为主要目的

这个阶段是中国信托公司发展的初期阶段,也是信托行业在制度红利保护和特定经济形势下走出的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我国信托业有两个世界信托业中史无前例的“创举”,即信托公司不仅可以做融资业务,也可以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前者实为实现了银行放贷功能,后者实为用信托方式来发行不限定投资领域的私募基金。究其原因,主要是当时中国财富人群还未崛起,对信托本源业务财富管理的需求较为缺乏所致。

这两个“创举”和我国人民还不富有的现实带来了我国信托业务的起点错位。在这个阶段,信托公司主要承担着单个产品的开发和销售工作,具体来说,就是通过了解企业的资金需求量和融资成本来设计出信托产品,再进行信托产品的推介和销售。在此过程中,信托关注较多的是融资端,机会的发掘和需求的满足多是从融资端入手,立足于资金需求方的融资需求,为项目找资金,表现为受托人的“主动发起”,而不是立足于委托人资产管理需求的“被动发起”。信托的高收益特征使得这个阶段购买信托人群的主要目的是实现财富增值。

(二) 主动发起和被动发起相结合,以财富保值为主要目的

中国富裕人群的日渐庞大带来信托本源业务的客户基础不断扩大,单纯的销售产品已经不能满足大量的投资客户的需求。财富管理市场上,私人银行、券商、保险、基金也开始重视对高端客户的挖掘,并在政策日益开放的环境下开推出和信托同质化的产品。

客户群的快速成长和大资管行业竞争的日趋激烈使得信托公司必须改变以往简单粗放型的业务增长模式,从单一的卖产品、满足企业融资端需求的受托人主动发起的信托,逐渐转换为更加关注投资端,做委托人主动发起的信托。不仅根据客户收益需求、风险偏好和流动性需求来设计更多可供自由选择和组合管理的多档次收益率和多期限信托产品,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的建立完善和信托税收制度的明晰,信托开始发挥保护委托人财产独立性和实现破产隔离的两大独特优势,为委托人打开财富保值的大门。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部分投资者趋向于寻求更高的政治和金融稳定性以及财富分布的地域多样性要求,外资银行正帮助中国客户进行财富转移,导致中国财富空心化。为此,应该鼓励本土化的信托公司,通过本土加国外的资产配置,实现财富有序、合法的全球配置和财富传承。目前中国中端财富管理市场中,尚未形成全球化的服务供给,他们需要本土的企业帮助他们实现全球配置、家族传承。信托公司通过QDII以及离岸信托布局海外资产配置的步伐开始加速。

(三) 以被动发起为主,以财富传承为主要目的

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的迈进,是渐进式也是跨越式的发展。经历了前两个阶段的客户积累和能力积累,中国信托公司才能从成立以来的以销售为主的模式转型到以服务为主的模式,真正发挥信托制度在财富管理、财富传承方面的优势。

随着财富积累和财富结构的变化,高净值人群对财富管理专业服务的依赖性会越来越高,并且跨境及多样化资产配置的需求将不断增强。另一方面,私人财富正在流向第二代和第三代家族成员,这将有望推动产品组合的积极转变,其中交易型资本市场产品的比例将有所减少,而全权委托和家族信托等期限更长,并伴有经常性费用的产品将逐步走向舞台中心。

信托公司的业务模式将随着客户需求变化而改变。在这个阶段,信托将遵循“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原则,根据客户的具体情况量体裁衣,从以前提供标准化产品和服务,介入到财产传承等真正的信托服务领域,服务范围更独特、服务内容更具个性化。信托公司将利用其“小而专”的特点,进一步发挥信托财产独立、风险隔离的制度优势,帮助委托人破解富不过三代的怪圈,实现财富的代代传承和隔代传承,并对高端客户提供财务规划、税收策划、交易清算等增值服务,真正成为一站式金融服务商。 

我国信托公司目前还处于第一阶段,正朝着第二阶段的前期迈进,具有战略前瞻性和市场敏感性的信托公司已开始在信托委托人角度考虑资产配置,进行全权委托、家族信托的探索,并积极获取QDII牌照、建立海外投研团队布局全球资产配置,全面满足客户对风险隔离、财富传承及财产多元化分布的综合诉求。从外贸信托的服务实践来看,通过设立家族信托方式完成财富传承的市场需求已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外贸信托自2012年起开始研究、探索、开发和设计境内家族信托产品,快速有效建立高素质的专业服务团队和运作平台,在精准理解机构客户的风险偏好和收益目标的基础上,量身定制一对一的全权委托方案,目前离岸家族信托业务也已进入了实质探索阶段。2014年外贸信托成功获取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业务资质,进一步满足了客户进行全球化资产配置的个性化需求。

整体而言,在财富管理道路中,信托公司能力尚待提高,产品和服务提升任重而道远。我们有理由相信,顶层设计和配套制度的建立完善将会带来信托“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价值的进一步充分体现。

上一条: 下一条:
返回